揭秘究竟是谁杀了林彪?

向下

揭秘究竟是谁杀了林彪?

帖子  Admin 于 周二 三月 26, 2013 6:28 pm

揭秘究竟是谁杀了林彪?


林彪死了,这是确定无疑的事。对林彪之惨死,有人欢喜有人愁,刘少奇、邓小平司令部肯定是真欢喜,毛主席大病和周恩来大哭证明他们显然不属欢喜的人群,恐怕都带着隐痛,江青等文化革命派的欢喜肯定带有苦涩,这些都是明的。而暗中乐的发疯受益很大的人是谁呢?这将成为解答究竟是谁杀了林彪的通道。


可以用排除法分清林彪之死的主次责任


1、天杀说


“天有不测风云”,说的是老天有杀人的能力。试想林彪座机飞越蒙古的过程,无论天气因素还是机械故障致林彪死地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但是,九一三的天气预报和林彪座机三叉戟的出色性能告诉人们,天杀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如果真是天杀,那只能怪林彪是天下最不走运的倒霉蛋了!所以,笔者认为林彪被天杀一说不能成立。


2、自杀说


林彪之死有自杀的成份是有道理的,谁让他在庐山搞清君侧呢,谁让他偏偏娶一个能力平平却野心很大的叶群为老婆和生出一个虎气十足野心极大的儿子林立果呢,谁让其为公为己得罪一大批政敌呢,如果没有上列条件,林彪何至于死?当然,人总是要死的,林彪年轻就投身革命,早有“自杀”倾向,经过数不清的枪林弹雨和你死我活的阶级斗争,活到六十四岁也不算短命了,比起万千先烈来还是长寿的。由此也可以说林彪是自杀的。


自杀说是林彪之死的原因之一,但不是主要的。


3、击落爆炸说


击落说有两种,一是被我二炮部队击落,此不可信,如无中央命令,决无可能。二是被苏军击落说,此说也无证据,但苏军能击落南韩客机,击落林彪座机也是可能的。


爆炸说也是猜测,谁有时间和条件在副统帅座机下安定时炸弹呢?此说不成立。


4、博斗说


林彪座机上人员在知道真相后,反对叛国的和林立国一伙发生激烈冲突造成机毁人亡的可能的。因为另一架飞机架驶员陈修文就用生命阻止了叛逃。


5、毛主席杀了林彪说


***杀死林彪一说并不成立,原因有三,一是***准备开三中全会解决林彪问题,只是不让其当唯一接班了,至少还可以当常委;二是当***得知林彪“出逃”后,反对有人提出的击落林彪座机的建议,指示“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是没办法的事,由他去吧”,刻意放林彪一条生路;三是林彪之死令***大病一场,若***要杀林彪,当林彪的死讯传来,该正中下怀,高兴庆贺才是,何来的大病?毛主席对政敌的政策始终是一个不杀,大部不抓,如放张国涛、王明出走即为显例。


当然,***对林彪之死是有责任的,谁让***非要革命和继续革命呢,谁让***以党和人民的利益为最高利益呢,谁让***非要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让步而与林彪展开彻底斗争呢?假如毛主席不如此,乐于站在特权阶级顶端骑在人民头上自得其乐,不发动文/化/大/革/命,林彪不是就不至于死于异国他乡,也和一些所谓老革命一样活到九十、一百以善终吗?


所以,林彪死的直接原因和毛主席没有关系。


6、周恩来杀林彪说


虽有人著书立说,举周恩来夜电叶群和警卫为例,认定周恩来杀了林彪,并有人唱合,但证据不足以信。终其周恩来一生的政治表现,周恩来杀死林彪一说也不成立,原因是:一是周恩来给自己的定位是从不争当一把手和接班人,正因为如此,才得到历任中共领袖的信任,委以重任;二是周恩来从来不拉帮结派,特别是和林彪无特殊关系,不怕林彪不死;三是在文化革命中积极支持林彪当副统帅,林彪之死令周恩来大哭一场,若他要杀林彪,当林彪的死讯传来,该正中下怀,高兴庆贺才是,何来的老泪纵横?


当然,周恩来对林彪之死是有责任的,谁让他非要革命和继续革命呢,谁让他以党和人民的利益为最高利益呢,谁让他在庐山会议及后来紧跟毛主席追查林彪一伙,非要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让步而与林彪展开彻底斗争呢?假如周恩来不如此,乐于站在特权阶级顶端骑在人民头上自得其乐,反对文化革命,也被打倒了,林彪之死就和他不相干,同样可以和其他老革命一样活到九十、一百岁以善终了。


吴法宪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变,林彪之死周恩来有责任。他在书中回忆,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凌晨两点,他在北京西郊机场报告周恩来,林彪叶群所乘三叉戟飞机已经飞出中蒙国界,周恩来遂下令:“绝不准有任何飞机到北京来,如果有飞机到北京来,你我都要掉脑袋!”吴法宪乃下令北空司令李际泰:不准任何飞机飞向北京,如果有飞机飞来,就拦截,并把它打掉!


这些年来,许多资料显示,林彪座机在外蒙境内没有直飞苏联,而是在苏蒙边境处调头飞返中国方向,这一举动是由于林彪不想叛国,他强令飞机返回北京,但飞机着陆前就在空中爆炸起火。


所以,林彪死的直接原因和周恩来没有关系,当然,如果周恩来喜做善事,与叶群等通话说了不该说的话属实,打草惊了蛇,促成林彪出走就另当别论,他就负有一些直接责任了。


7、江青杀林彪说


江青虽被誉为文化革命旗手,杰出女政治家,被反对派骂为武则天,但毛主席却不认可。江青和林彪在文革中有过很好的合作,虽后来矛盾产生和激化,但她从不会想过用阴谋手段杀人一着,总在党内斗争的正常范围行事。如果江青真有武则天阴谋手段,早就利用毛主席病危杀死政敌了,不至于最后反被政敌所困。


当然,林彪之死和江青却有间接关系,谁让江青在党内有接班的可能呢,谁让江青一心要将文化革命进行到底呢,谁让他在庐山会议及后来紧跟毛主席追查林彪一伙,非要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不让步而与林彪展开彻底斗争呢?假如江青不如此,乐于站在特权阶级顶端骑在人民头上自得其乐,反对文化革命,即使也被打倒了,林彪之死就和他不相干,同样可以和其他老女革命一样活到九十、一百岁以善终。


8、叶剑英杀林彪说


叶剑英因长征路上有大功,置张国涛于不义(大功一说虽遭后人疑虑,但***是信的),一向被毛主席认可,说他吕端大事不糊涂,评点还是有根据的。在新中国二十八天的转折关头,积极参与热月政变却是事实,那么,在林彪事件中他是否端了大事呢?这是可以分析的。


据说在庐山林彪翻船后,力促毛主席彻底解决林彪问题,林彪出事后,叶剑英受益不小,主持了军委工作,但由此推论叶剑英致林彪于死地是不成立的,他没有此条件,想林彪死不等于能让林彪死,他至多有间接的责任。叶剑英副主席邀请乔冠华、章文晋和熊向晖到他家中谈话。叶帅说:林彪乘飞机叛逃,本来可以用导弹打下来,但是主席不同意,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叶帅说:如果打下来,解释不清楚;如果叛逃成功,也会增加麻烦。机毁人亡的结果最理想。他还兴致勃勃地给大家念了董老(必武)在政治局讨论林彪叛逃事件时写的一首诗:铁鸟南飞叛未成,庐山终古显威灵。仓皇北窜埋沙碛,地下应惭汉李陵。


9、林立衡杀父说


林豆豆是林彪和叶群的女儿,很讨林彪喜爱,是一个奇女子。大义灭亲一词我是很早知道的,但对大义灭亲的事却知之不多,而林豆豆现身说法给我上了一课,方知大义灭亲一词决不是文人凭空捏造的。


说林豆豆杀了她父亲,于情于理是不通的,因为她深爱她的钦佩父亲,讨厌她的母亲和弟弟,她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向中央告发叶群和林立国的阴谋,大义灭亲,令人钦佩,本应号召国人学习,可事实却因此获不少灾难。


林豆豆为毛主席时代做了很好的注解,说明在那个时代绝大多数青年人是忠于党、忠于领袖毛主席的,从反面证明了林立果丧心病狂地要害毛主席是多么的荒谬和无知,完全是异想天开。


虽然林豆豆没有杀父的主观动机,但林彪之死却与她有直接的责任,假如她不告发叶群和林立果,林彪可能不至于仓皇出逃,客死他乡;又假如她胆子大一些,直接向林彪面陈其母其弟阴谋,历史可能更改写了,许多千古之迷也就烟消云散了,也省了许多文人墨客的笔墨。惜哉,豆豆!


10、林立果害父说


林立果是个有胆有识的人,可惜走了歪道,当年笔者听他讲学毛著录音的时候,不但空军首长夸他是天才,我也着实佩服过他,没想到他很快走向了反面。讲到深层,林立果也是个受害者,害他的人就是他的父母,不该拔苗助长,让其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受小人吹牛拍马,飘飘然不知天高地厚,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特别是叶群,为贪恋权位,不惜牺牲丈夫儿子,多行不义而终毙,着实可恨。


林立果主观上虽无害父之意,为父鸣不平而铤而走险,但其策划“五七一”工程的后果却无可争议地间接害了父亲,如果真的如林豆豆所言,林立果坏事不成欲活命而引诱、绑架林彪外逃,那就更加令人发指了!那就差不多是杀死林彪的凶手了。


林彪一家爱恨交织,合演一场历史悲剧,令人长叹!


11、汪东兴杀林彪说


汪东兴是中共历史发生变数的非常关键的人物,这位大内总管往往被一些政治家和史学家轻视了。据说汪东兴很自信,认为自己的小石头能打破大水缸,事实也是如此。刘少奇、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毛主席都吃了他大亏,那么林彪如何呢?


一九六六年底,汪东兴送给毛主席一份揭发刘少奇的材料,指出了刘少奇在新四军和邓子恢等结伙,在一九四五年大作和平梦,一九四六年大搞和平民主新阶段,一九四九年要发展资本主义剥削,证明刘少奇的“修正主义路线是由来已久的”。汪东兴对刘少奇的揭发说明,汪东兴的小石子砸过刘少奇的大水缸。


一九七六年,汪东兴非常害怕江青、张春桥等掌权,伙同野心家华国锋不顾党纪国法,用阴谋手段发动政变,小石头杂砸毁了江青等大水缸。


汪东兴是很会为自己打算的,当文革中林彪如日中天的时候,经常往林彪那里跑,想留下后路,江青知道后很不满意和警惕,于是向***进言:对汪东兴这个人得小心点,他不那么老实,他在给自己留后路。毛主席很不以为然,反批评江青:你怎么和谁都搞不到一起呢?汪东兴跟我这么久了他还会反对我吗?我看他不会造反吧,他要害我早在刘少奇的时候就下手了。你不要疑神疑鬼,这样不好,你们今后不要在我面前说他了。


一九七零年庐山会议上,汪东兴高调支持林彪讲话反对张春桥:“我完全拥护林副主席的重要讲话,完全同意刚才伯达同志的发言。我代表中央办公厅和八三四一部队坚决要求设国家主席,建议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当国家主席。刚才伯达同志讲的情况是非常严重的,我们党内还有这样的野心家,他们还在巧妙地反对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这是没有刘少奇的刘少奇路线,是刘少奇反动路线的代理人。根据我们中央办公厅机关和部队的意见,热烈希望林副主席继续担任国家的副主席。”汪东兴的小石头,在庐山要砸伤毛主席的大水缸。


对毛主席的反对设国家主席态度,与会的多数中央委员是不知情的,而汪东兴是知道的,可他还那样讲,影响很大,因为很多中央委员认为汪东兴是***的红人,他的讲话肯定有来头,所以形成一边倒,拥护林彪反张春桥,埋下了恶果,迫使毛主席断然反击。


毛主席对汪东兴严厉地说“把人们的思想搞乱了,这里有你的一份功劳。不过我不给你记,让别人(注:指林彪)给你记吧!这么一来,你们都成了英雄,而我成了孤家寡人,是不是?你们想逼我上梁山,我偏偏不上你们的当,看你们怎么办?你在我的身边,为什么有事不向我讲?你想改换门庭就给我滚!”


据说汪东兴事后向毛主席跪地哭泣求饶,表示检讨和揭发政治局常委陈伯达,但在揭发陈伯达的同时,会不会也揭发林彪呢,会不会为立功而胡乱揭发呢?看来完全可能,否则怎么解释汪东兴能轻松过关而黄、吴、李、邱四大将则不能呢?如吴法宪揭露:“不设国家副主席,林彪同志往哪里摆?”这句话是一九七○年八月十九日汪东兴在庐山对江西省革委主任程世清讲的,可汪东兴栽赃到叶群身上。《程世清访谈录》与林彪警卫参谋李文普所撰《林彪事件与我》都提到这一点,这是一个多年的冤案。


因为毛主席相信了汪东兴的揭发,认定林彪搞了阴谋活动。


有材料说,汪揭发林彪说:“通过这次上当受骗,我进一步看清了问题的实质。早在九届二中全会以前,林彪和他的老婆叶群就背着毛主席和中央政治局大多数同志,同老***分子陈伯达勾结,指挥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等多次开会,多方串联,阴谋策划,妄图推翻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九大前夕林彪伙同陈伯达妄图破坏毛主席亲自主持的九大政治报告起草工作。”“林彪、陈伯达他们在庐山的全部活动,完全是有准备、有个纲领、有计划、有组织的。他们突然袭击,煽风点火,背叛九大路线,破坏九届二中全会议程,妄图分裂我党我军,向毛主席夺权,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它的性质完全是一次被粉碎的反革命政变。”可以说,汪东兴在毛主席与林彪矛盾中起了扩大作用,汪东兴的小石头又敲打了林彪这个大水缸,最终导致了林彪之死。


师东兵黄永胜访谈录有一段值得注意:“是的,你说的这种两面派人物确实在我们党内占据了很大的市场。不过,我要告诉你,根据我亲身的体会来看,真正最大的两面派人物不是林彪,而是汪东兴和张耀祠那样的太监似的角色。你不要惊奇,我是用事实来说话的。汪东兴在九大以后,看到***已经老了,很想投靠林彪。他曾经亲口对我说过:[ 8341部队对林副主席是忠心的,我汪东兴永远是听林副主席直接指辉的。有林副主席为我们掌舵,我们就不怕任何人。只要是林副主席下令,我是无所顾忌地要冲上去的。林副主席有什么命令,尽管吩咐我。] 在***提出四届人大上不设国家主席的指示后,汪东兴受毛主席委托,在政治局会议上作了传达。但是他又亲自给我们讲:[ 不设国家主席是因为毛主席怕外界会议论打倒刘少奇只是为了夺他的国家主席的位置。只要全党同志坚持设国家主席,毛主席还是会同意的。如果不设国家主席,林副主席岂不是还当国防部长吗?如果不当国防部长,岂不是大权让周总理掌握了吗?] 他的这番话,在我们几个人之间都讲过。据我所知,他也和林彪、叶群讲过。要不然,林彪也不会那么起劲地主张设国家主席。当然主要的责任是应由林彪来负,但是汪东兴起到了极坏的作用。到了九届二中全会讨论的时候,他跑到华北组讲了那番话后,又对叶群说:[ 叶主任,这一回我可是豁出去了,不怕得罪那帮秀才们了。只要林副主席身体好,高高兴兴地接了班,我汪东兴就是粉身碎骨也是高兴的。] 但是,他很快地就把我们都出卖了。他在促使林彪走向那条道路的问题上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


当林豆豆向中央警卫局八三四一部队揭发林彪要出走的情况被汪东兴知道后,这个御林军首脑会做何感想和部署呢?从事后的结果看,八三四一部队并没有采取有效措施阻止林彪出走,是值得分析的。一个可能是汪东兴接到中央命令而有意为之,另一种可能是汪东兴和林彪之间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林彪出走有利于汪东兴,林彪死亡更有利于汪东兴,所以自行其事,有意放了林彪一马,来个死无对证。


能直接致林彪于死地必须满足如下条件:


有胆,从汪东兴后来敢于发动政变来看,他是有胆的。


有条件,汪东兴掌握许多要害部门,有条件对林彪采取相应措施。


有利益,汪东兴与林彪有秘密接触被发现,有揭发不实的可能,为保自己牺牲林彪不足为奇。


有目的,汪东兴是不愿林彪再见毛主席的,为此目的有意放行林彪一家出走也是可能的。


有前后科,汪东兴在刘少奇和江青问题上是干过损人利己的大事的,田家英自杀汪东兴也有责任,他没有及时采取安全保卫措施,正如对林彪没有及时采取保卫措施一样。


总之,在林彪之死的直接和间接原因上,汪东兴有很大的嫌疑。


林彪事件前后,中国发生许多离奇死亡事件,昆明军区领导谭甫仁、公安部部长李震等非正常死亡的背后,肯定有不为人知的阴谋故事,有待历史的揭幕。


烛影斧声,干古之迷。综上所述,可以看出林彪死因是很复杂的,是综合的,恐怕真相将永远不能破解。


对林彪一生总的评估


首先是***时期的官方看法,认为粉碎了林彪反革命集团是继粉碎刘少奇反党集团后的又一个伟大胜利,进一步巩固了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中国。***随后发动的“批林整风”和“批林批孔”运动,以及江青经常表明她如何同林彪进行斗争等,说明***的确有可能是那么认为的。至于毛主席的判断是否属实、是否被人误导、是否误判、是否政治需要,那就很难说清了。


其次,邓小平时代官方说林彪反革命集团的灭亡,客观上宣告了“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和实践的破产,并对林彪集团进行了超级审判。这里面有两个反面证明,一个是证明林彪和邓小平不是一伙,不属于邓小平路线范畴;另一个是证明是林彪事件是个转折点,从此文化革命走向失败。其实,邓小平虽然也算个大政治家,但心胸还是窄了点,殊不知若沒有毛、林之争,安有其后来出头之日?他应感到庆幸和感谢林彪才对。


第三种看法是笔者的看法,认为林彪与***的斗争,并不是两条方向性路线斗争,而主要是由于误会导致的左派的一次大的内部权力斗争,这次斗争从根本上瓦解了左派胜利的基础。因为左派政权的能否巩固,取决于笔杆子和枪杆子,关键在枪杆子掌握在谁手里。林彪事件由于左派内部误会和右派的挑唆,使***清洗了自己的枪杆子,导致后来的热月政变的成功,断送了左派大好局面。邓小平没有给林彪、高岗平反,恰恰证明了林彪是***路线上的人。在***那里,认为林彪身体不好,对文革理论理解不到位,很难放心得下,另选接班人备用是可能的,也是合理的。如果真的想改变接班人,为接班人计,削弱林彪势力也是必然的。而对林彪那几大将而言,拿吴法宪为例,确实对文革缺少理论认识,把权力看得很重,他们至少有宗派主义问题,林彪等在九大后没有完全按毛主席意见办,坚持自己意见是有问题的,是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关于笔者的看法,读者可参阅本文附件一:《太平天国与文化革命失败原因》。


对林彪的评价,还有许多不同于官方的看法,如《吴法宪回忆录》就是一例。吴法宪认为,“林彪地位的上升,同毛主席的赏识和一手提拔分不开的。毛主席亲自提名,使林彪成为中共中央第一副主席,还决定在党章中明确写上‘林彪同志是毛主席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这一切都不是林彪夺权得来的,而是毛主席亲自选择和安排的”,“林彪已经是中共中央副主席、***第一副主席和党章上法定的接班人,他还有必要冒着和***对抗的风险,拿着实权去争国家主席这个排名远远在后面的虚权吗?就算是林彪想当国家主席,通过正当的竞争、竞选来争取,这应该是一个党员、一个公民的正当权利,绝不是什么犯罪行为。”“从九·一三以来,我一直没看到有直接的或者是有说服力的证据,说明林彪直接策划了政变和谋害毛主席的行动。在文革中,只有毛主席自己或以中共中央的名义号召过在全国的夺权。相反,由于林彪、老帅们和我们的反对,在军队中,除了一些文艺团体和部队院校以外,任何军事机关和部队都没有夺过权。全国廿九个省市自治区全部是毛主席、党中央批准夺权的”,“在文革中,我所参加的中央文革碰头会议、军委办事组和空军党委,都是毛主席和中共中央组织领导的机构,不是什么反革命集团”“我是林彪的老部下,党的组织原则规定下级服从上级,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是不可能超越这个框框的。事实上,在我同林彪多年的接触中,从来没有听他说过有关反对毛主席的只言片语,更不要说是有关推翻人民民主专政和搞政变这样的事情。”


吴法宪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变。对于中央指责林彪“反军乱军”,吴法宪极为反感。他说:“林彪是军委主要领导人,他为什么要一心把自己搞乱?大量事实已证明,在文革中,林彪自始至终都在注意保持军队的稳定,甚至不惜与以江青为首的中央文革小组发生激烈的冲突”


吴法宪还揭露:“不设国家副主席,林彪同志往哪里摆?”这句话是一九七○年八月十九日汪东兴在庐山对江西省革委主任程世清讲的,绝不可栽赃到叶群身上。《程世清访谈录》与林彪警卫参谋李文普所撰《林彪事件与我》都提到这一点,这是一个多年的冤案。现在说‘林彪的一号命令是反革命改变的总预演’,‘九大’后林彪名正言顺成了接班人,他根本没有必要搞政变。防止苏联突然袭击是毛、周的三令五申,战备疏散是预防苏联实施外科手术式的核打击伤害聚集在北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在毛、周以政治局名义下达疏散令后,才有林彪的一号命令,疏散华北东北西北的坦克、飞机、大炮,当时毛主席并无异议,不能因为林彪死了,就把他的功劳变成罪行。”


九·一三后,空军司令部参谋长梁璞在受审查期间,为了「立功赎罪」,便检举林彪要以广州为基地,拟定了作战计画。吴法宪说,那是一九七一年五月基辛格秘密访华、中美关系走向改善时,为了防止国军突袭沿海地区宣示对大陆的主权从而破坏中共与美国的谈判,毛周指示各大军区、各军兵种负责人开了一星期的会,空军按总参指示加强了东南沿海的防御力量,这个作战部署是毛周亲自批准的,何政变之有?许多问题都被煊染、被歪曲了。


林彪一生,正面的东西应该是主要的


在政治上,林彪是个左派,是个文革派(有文称林彪在文革中不作为是违背历史事实的),是拥护马列、特别是拥护***思想和社会主义道路的,是坚定站在毛主席一边的,这可从高岗事件、彭德怀事件、七千人大会、文化革命中的表现看得一清二楚。林彪有大量的关于突出无产阶级政治、突出毛主席思想、突出阶级斗争、突出文化革命的著述可以为他作证,怎么可以从道听途说和个别资料论定林彪的政治生命呢?说林彪九大后就不想革命了,根据是不足的。文革后期不止是军方,而是党政军文都镇压了造反派,是特权阶级与劳动阶级之间阶级斗争的范畴,并不是哪个人的行为,我们不能刻求林彪、周恩来的个人历史责任,包括毛主席,他也无法完全摆脱历史的局现性。把林彪等同邓小平等老干部混为一谈是错误的。


列宁说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运动,道出了无产阶级政治的根本特征,林彪在确立共/产/党的政教合一、以教为主导的政治摸式方面是有卓越贡献的。


在军事上,林彪不仅战功卓著,而且有军事理论贡献。林彪非常重视军队纪律。林彪对军队革命化起了巨大的作用,这可从井冈山时期、特别是他主持军委工作以来坚持突出政治、搞四个第一、学雷锋等方面的表现看得一清二楚。在某种意义上说,如果没有林彪高举毛主席思想伟大红旗,使人民解放军的政治化走在前面,文化革命能否搞得成也难说。文革在九大前后造成军人权力过重即便是个问题,也不是林彪一个人的责任。


在文化思想方面林彪是一个共产主义者,这可从他支持教育革命、文艺革命、破四旧立四新、主张灵魂深处爆发革命等方面表现看得一清二楚。林彪的讲演风格也是深刻和大众化的,值得提倡。


在思想方面,林彪也有独到的革命性见识,这可从他认为人的思想需要灌输、要用毛主席思想统一中国,以及强调思想意识第一等方面表现看得一清二楚。


在生活上,林彪也是站得住脚的,他从不搞特殊化,吃的简单、穿的简单、住的简单(除了因病怕光、怕风、怕水等有一些特殊要求)、待人和气。


总之,林彪在其一生中出现过多次与***相左可以说是正常的,他的问题在于没有全面理解和贯彻执行***的高超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外交等思想,即便林彪有这样那样的错误和不足,但人无完人,不能因此掩盖他在红军时期、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和新中国时期的丰功伟绩,不能掩盖他一生高举***思想伟大红旗,在把***思想变成军魂、党魂、民魂、国魂方面的丰功伟绩,应该还其历史真相。事实证明,反林的后果就是反掉了***思想主导地位,反掉了毛主席思想的本质,成了中国共产主义运动出现严重反复的重要因素。


林彪的负面问题


纵观对林彪的数年批判揭露的负面,除了林彪在庐山反张春桥、暗杀毛主席、投敌叛国和尊孔,并没有其他问题。


庐山会议反张春桥是错误的,林彪应负主要责任,违背了毛主席的左派团结的意愿。


对林彪暗杀毛主席一罪,如前所述,证据和理由均难成立,不能说林立果、叶群一伙谋害毛主席就等于林彪、黄、吴、、李、邱也谋害毛主席;投敌叛国,至多有这个可能,并无事实,死于异国和卖国不可同日而语;尊孔即便成立,也算不上什么罪状,是思想意识问题。


至于庐山会议的问题,是在党的重要会议上发生的,应该算正常的政治斗争及路线和策略之争,不应算为反革命政变。林彪在井冈山提出的红旗能打多久问题、短促出击问题;长征路上给中央写信要求毛主席下台的问题;抗日战争的陕南游击和山地运动战问题;解放战争的是占大路还是两厢、四平战役、辽沈战役问题;解放后的朝鲜战争问题等,都可以看作工作分歧,为什么庐山会议就性质变了?所以,林彪一案很值得重新定位。


说林彪是反党集团的头子也很难说服人,反张春桥不等于反毛主席,不等于反党。


说林彪是反革命集团首犯更是很难站住脚,明显混淆了敌我矛盾与人民内部矛盾的界线,混淆了政治与刑事的界线,混淆了党纪分国法的界线。


林彪的真正问题是从理论到实践层面还达不到毛主席的高度,不能彻底的斗私批批修,紧跟毛主席,因而犯了一些错误。当然,林彪对林立果的安排也是有问题的,林立果发展到谋害毛主席的程度,作为父亲,是有失察之责的。林彪在庐山会议后不主动接触毛主席说明情况,带着有气的态度逃避现实也是不负责任和有问题的。


对林彪的功过处理和评价是有问题的,违反实事求是的。


说林彪在庐山党的正式会议的言行是反毛主席的,是反党集团的头子是欠公允的,说林彪在庐山会议后谋害毛主席和叛国的证据是不足的,不恰当地妖魔化林彪是有害的。


邓小平等情绪化地对待中共中央发动的文化革命,用不合理也不合法的公审方式公开污辱共和国开国领袖的夫人江青和共和国将帅林彪等是图一时之快,是很不明智的,是经不起历史的检验的。


邓小平将林、江的问题看成是一个反革命的敌我矛盾问题正说明林、江在政治战线上是一回事,是走资派的死敌。


***同林彪的斗争与邓小平同林彪的斗争性质是完全不同的,不是这样的想问题和看问题是无法破解毛主席、林彪、邓小平之间斗争所表现的悖论的。


林彪死后,很多说法并不成立,拿周恩来在中共十大的政治报告的内容来讲,譬如在文化革命期间家喻户晓的林彪“语录不离手,万岁不离口,当面说好话,背后下毒手”就不符合实际。当面说好话的大有其人,但恰恰不是林彪。如前文所述,林彪同***公开意见相佐有十次之多,是中共党内仅见的,哪里来的好话不离口?背后下毒手,也不乏其人,但也是没见过林彪在任何时期对谁下过毒手。至于谋害***,更无任何可靠证据,不能肯定说林彪老婆孩子行大逆之事就是受林彪指使。如果林彪谋害毛主席不成立,什么野心家、阴谋家也就不攻自破。


如果说林彪作为军事家首屈一指,但作为政治家他明显低于***一筹,也明显低于周恩来。作为新中国的政治家而言,毛主席、周恩来、是一流的。林彪、邓小平、刘少奇属于一流半。高岗、彭德怀、康生、江青、陈云、叶剑英等是二流的。


纵有千流奔涌,亦终归大海。本文说东、说西、论南、论北,终要回到本文主题上:让林彪魂归故里。


笔者以为,纵观林彪一生,即使其晚节出了问题属实,也不应该抹杀他红军时期、抗日时期、解放战争时期、解放后文革前、以及在文革中的丰功伟绩。假若林彪晚年问题有违事实,那就更应该重新评价林彪了。更重要的是,林彪是***思想伟大旗帜的高举者,林彪问题的解决,有利于旗帜鲜明地、全面地、正确地理解和运用伟大的***思想,有利于重新高举毛主席思想伟大红旗,有利于推动社会主义事业向前发展,不能因纠正林彪的错误一面而放弃他的正确一面。


目前,以***为总书记的新一代政治家,应该敢于面对历史,实事求是,顺乎民心,站在更高的历史角度,以更广阔的视野、更博大的胸襟,尽快地、实事求是地解决文革、六、四等重大历史问题,最大限度化解历史矛盾,以利于提高中华民族的凝聚力,为构建和谐社会奠定坚实的历史基础。


以上等等原因,告诉我们一个信息:在林彪一百周年的历史时刻,林彪的尸骨仍留在异国他乡,对此,我们中国人能不能高抬贵手,让林彪魂归故里呢?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58
注册日期 : 13-01-16

查阅用户资料 http://hgy818.longluntan.net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