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观察”放出的一支毒箭

向下

“新观察”放出的一支毒箭

帖子  Admin 于 周二 四月 23, 2013 1:45 pm

“新观察”放出的一支毒箭

作者:姚文元 (1957.07.19)

《人民日报》


5月16日的“新观察”上,有一篇“一个月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情况小记”,题为“蓓蕾满园乍开时”,作者为“本刊记者”,登在第一页。用一句简单的话来概括:这篇文章是向党进攻的一支毒箭。右派分子许多主要论点,都被吸收在这篇“小记”(?)中了。现在摘出几条来看一看:

第一条:鼓吹费孝通的“早春天气”的错误论调,“费孝通先生的感受,是有一定的代表意义的。因为,“早春”确实说明了知识分子当时的心情。既然是早春的气候,就不免寒暖无常。……”中国绝大多数爱国的知识分子,早就处在时代的春天之中了。从黑暗的旧中国到光明的新中国,就沐浴在春天的阳光之中。他们根本不会以为解放以后的六七年时间是“严冬”,而现在才是“早春”。

这所谓“早春气候”,其实是比较广泛地“代表”了知识分子中右派的心理状态的,他们以为,现在是反党反社会主义“气候”最适宜的时候了,他们竟狂妄地估计右派的“春天”要来了,但是信心又不充分。心中是又喜又惧,喜的是现在大鸣大放,可以放手发动进攻,惧的是共/产/党和工人阶级是不是会还击,心中确有些“寒暖无常”。所以造出一个“早春气候”,想以此来解除拥护社会主义的人反击右派的发言权,如果谁要反击,就是从“早春”退到“严冬”。——这巧计是颇为毒辣的,在没有揭穿之前,确能迷惑不少人。但是他们落得一场空欢喜,迎接右派分子的并不是“早春”而是“严冬”。

第二条:贩卖罗隆基的毒药,反对党的领导。文章在引用了费孝通的理论之后接着就引用罗隆基的理论:“……罗隆基先生曾经说:在老知识分子身上,有着中国旧社会中‘士’的一套传统观念的影响。‘士为知己者死’这句话,是能够代表一部分知识分子的特点的。”这段话就是要党能够放弃对知识分子的思想领导,要“领导干部”“端正这个认识”,他们所谓端正,就是我们所谓端歪,要党去迁就知识分子中的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的思想,放弃思想批判和思想斗争。可惜“领导干部”并未依照右派出的主意去办。

第三条:借口有墙,挑拨党群关系。“许多人还提到领导与被领导之间,党与非党之间存在着一堵不可逾越的墙,这也是教条主义和官僚主义的结果。”——

“许多人”,这“许多”两字从何而来?我听到过、看到过“许多人”提出过党群关系之间有墙,但是,恶意地把墙夸大地称做“不可逾越的墙”,却只是在极少数右派分子口中听到。人民从来没有说过“墙”是“不可逾越”的,因为党群之间某些矛盾并非对抗性的矛盾,是可以用“团结——批评——团结”的公式去解决的。像这篇文章的说法,不过是想把党群的矛盾扩大为对抗性的罢了。

然而有一点倒是真的:党同右派分子之间确有一道“不可逾越”的墙,就是右派分子想拆,也休想拆掉,这道墙是越高越好、越坚越好的。所谓“许多人”,莫非就是极少数右派分子么?那可用错了词汇了。

第四条:在反教条主义的口号下否定一切。过去各项工作中有许多缺点,有的是由于教条主义,有的并不是由于教条主义。这篇文章中不但把一切归诸于教条主义,还把“教条主义”扩大为在过去某些工作中起根本作用的因素。

你看:“白浪如山那可渡!”“教条主义使教育机械化了。”“教条主义者曾经使不少科学部门无法生存,不少学有专长的人被迫改行,不务正业。”“教条主义者‘一棍子打死’的粗暴作风最可怕。一本书,一篇文章被批判了,就等于‘推出午门斩首。”还有“教条主义……”“教条主义……”。总之一切问题的思想根源总是教条主义。

这一条不多作辩驳了,事实俱在,可以查证。我只想说一句:“教条主义使教育机械化了”这一点,同“人民大学是教条主义的大蜂窝”一样,都是想从根本上否定我们学校中的马克思主义思想指导的。新观察的记者也许可以反驳说:我不过把大鸣大放中各种人的意见“真实地”集中起来罢了,为什么要批评我呢?把各种分散的、个别的意见经过加工而变成一篇报道,其中的取舍褒贬就反映了作者的观点。把右派的言论集中整理并说成是全体知识分子的言论,这种以瓜子代表西瓜的战术,也是右派进攻的武器之一。这个“集中”,正是“本刊记者”眼光中的所谓“真实”。

第五条:鼓动党内不坚定的分子“起义”,企图从内部来破坏党的组织,妄想使党在右派的猖狂进攻面前瓦解。且听一下挑拨者的声音:“绝大多数知识分子,不仅解了冻,而且已汹涌如潮。然而,现在毕竟还是有着尚未解冻的人。譬如某些地区的个别领导干部,某些党员知识分子。”

党员竟不肯“解冻”!这真是一件不太愉快的事。照新观察记者的希望,在右派分子“汹涌如潮”的进攻面前,最好是党员知识分子完全“解冻”,也参加到这个“潮”头中来,放弃一个党员的立场,跟在右派的屁股后面来“揭露黑暗”,从“沉默不语”转向高呼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口号,于是党不成党,右派分子就完全夺取了知识分子中的领导权……。

然而这样的企图也是落空了。虽然有少数党员在“汹涌如潮”的进攻面前从共产主义思想中“解冻”出来,变成了右派分子的内应,落到了反党的陷坑中去,但绝大多数党员都站稳了立场,不管右派火烧得多么厉害,也没有“解冻”。现在他们同工人阶级和一切爱国知识分子一起,向右派分子迎头痛击了。

写了这几条,也够了吧!新观察这篇文章在替什么人说话,是够明白的了。新观察是作协领导的文艺性刊物,报刊是阶级斗争的工具。我写这些文章的用意,就是希望这个武器能够掌握在无产阶级手中,而不是掌握在资产阶级手中。这一个问题现在从“文汇报”和“新观察”两个刊物上看,应当可以明白了。(1957年7月11日夜)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58
注册日期 : 13-01-16

查阅用户资料 http://hgy818.longluntan.net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